歷史上真實的《富春山居圖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  • 来源:在线观看免费视频_在线观看三级片_在线观看新金瓶梅

  最近,電影《富春山居圖》開始在各大影院上映,故事講述的是:中國元代名畫《富春山居圖》合璧展在即,國際黑市開出天價,日本黑幫、英倫大盜聞風而動。身陷不白之冤的國際特工肖錦漢為證清白重出江湖,暗中執行"孫子兵法"計劃;臨危受命的中國人保高管林雨嫣,護寶遇一波三折,困於多方勢力漩渦……生死對決與恩怨情仇,都隨《富春山居圖》的安然歸國,迎來命定結局。電影故事卻遠比不上《富春山居圖》真實的歷史來得傳奇。
  前半生追求身份地位被牽連下獄
  《富春山居圖》動筆之時便註定是個傳奇,因為它是一位在七十歲前從未想當畫傢的人,八十歲時才動筆繪制的。
  幼年的黃公望書讀得甚好,與同時代的讀書人一樣,一心隻想參加科舉考試進府做官。四十歲之前,他追求的是身份地位,他曾一度被擺在難以想象的乏味官職——杭州官府專收田糧賦稅小官上。
  改變他人生境遇的不是任何大時代的文化潮流,而是被長官牽連下獄,牢坐瞭十年。罪名也不如蘇東坡令人同情——頗不高尚的貪腐之罪。五十歲黃公望出獄,轉身成瞭道士。其實,他本來並不叫黃公望,他本姓陸,名堅,字子久,號大癡,又號一峰道人,晚號井西道人。隱居民間長達三十多年,日日擺攤,賣卜為生。繪畫隻是這位老道人遊山玩水、雲遊四方時自娛自樂的消遣而已。
  構思七年足跡遍佈富春江兩岸
  這幅畫從構思、動筆到繪制完成大約用瞭七年時間。為瞭畫好這幅畫,他終日不辭辛勞,奔波於富春江兩岸,觀察煙雲變幻之奇,領略江山釣灘之勝,並身帶紙筆,遇到好景,隨時寫生,富春江邊的許多山村都留下他的足跡。深入的觀察,真切的體驗,豐富的素材,使《富春山居圖》的創作有瞭紮實的生活基礎,加上他晚年那爐火純青的筆墨技法,因此落筆從容。千丘萬壑,越出越奇;重巒疊嶂,越深越妙。既形象地再現瞭富春山水的秀麗外貌,又把其本質美的特征揮灑得淋漓盡致。表現出秀潤淡雅的風貌,氣度不凡。這是畫傢與富春山水情景交融的結晶,被稱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。如此費時費力,卻並不是為自己畫的,而是饋贈師弟鄭樗的,即那位無用師弟。
  黃公望預卜此畫命運"終難究其全貌"
  《富春山居圖》從完成的一刻,精通卜卦的黃公望已預言此畫未來命運將"巧取豪奪".八旬的黃公望業已領悟人生縱有回蕩,但無須執著;從起始至死亡終結,一段因緣罷瞭。
  此預言不幸一語成讖。七百年裡,這幅畫牽動瞭太多人的悲歡。黃公望在公元1350年於畫末落款題跋,"暇日於南樓援筆……興之所至,無用過慮,有巧取豪奪者。俾先識卷末,庶使知其成就之難也……"落款那一年是庚寅年,從此有關此圖的故事,不斷於不同的庚寅年出現轉折;而且凡想巧取或豪奪者,正如大癡預言,終難究其全貌矣。
  畫卷在數百年流傳中飽經滄桑。至明成化年間,由沈周收藏。沈周自從得到這件寶貝,就愛不釋手,把它掛在墻上,反復欣賞、臨摹。看出畫上沒有名人題跋,沈周便請朋友題跋。一朋友兒子見畫畫得這麼好,就產生歹念把畫偷偷賣掉,還愣說畫是被人偷瞭。一次偶然的機會,沈周在畫攤上見到瞭《富春山居圖》,興奮異常,連忙跑回傢籌錢買畫。當他籌集到錢,返回畫攤時,畫已經被人買走瞭。沈周捶胸頓足,放聲大哭,可是後悔已經晚矣。千辛萬苦弄到手的《富春山居圖》,如今隻剩下留在頭腦中的記憶瞭。沈周愣是憑借著記憶,背摹瞭一幅《富春山居圖》一卷以慰情思。
  稀世國寶為殉葬一分為二
  被沈周丟失的真跡《富春山居圖》猶如石沉大海,在相當長的時間裡沒有消息。後來經樊舜、談志伊,被明代大書畫傢董其昌收藏。大畫傢董其昌因生活困難,為此圖做瞭一件關鍵性的大事,把它典當給富人吳達可,但終生贖不回。《富春山居圖》今日所以裂成兩段,即因董其昌典當的吳傢流傳至第三代,碰到瞭癡畫瘋子吳問卿。彌留之際,氣如遊絲的他死死盯著枕頭邊的寶匣。傢人明白瞭,老爺臨死前還念念不忘那幅心愛的山水畫。有人取出畫,展開在他面前,吳問卿的眼角滾落出兩行渾濁的淚,半晌,才吃力地吐出一個字:燒。說完,慢慢閉上瞭眼睛。在場的人都驚呆瞭,老爺因為太珍愛《富春山居圖》,這是要焚畫殉葬!
  這幅在吳府裡已經傳承瞭三代人、被吳傢老少視為傳傢寶的《富春山居圖》,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丟入火中。火苗一閃,畫被點燃瞭!就在國畫即將付之一炬的危急時刻,從人群裡猛地竄出一個人,"疾趨焚所",抓住火中的畫用力一甩,"起紅爐而出之".為瞭掩人耳目,他又往火中投入瞭另外一幅畫——用偷梁換柱的辦法,愣是把畫搶救瞭出來。他就是吳洪裕的侄子,名字叫吳靜庵(字子文)。畫雖然被救下來瞭,卻在中間燒出幾個連珠洞,斷為一大一小兩段,起首數尺已焚毀。所幸存者,也是火痕斑斑瞭。從此,稀世國寶《富春山居圖》一分為二。
  歷史巨作雖未燒成劫灰,卻從此分割。圖首啟承之挺拔大山,從此成瞭孤獨的剩山;後八分之七蜿蜒山陵的江水、松林、趣樂、閑逸、寧靜、樵夫、垂釣者……一一與孤挺的剩山告別。吳問卿火殉《富春山居圖》之年,正是公元1650年,那年也是庚寅年。斷離之後,兩幅畫一起隔年賣入民間,從此竟三百六十年未再聚首;直至2010年溫傢寶記者招待會後浙江博物館所藏《剩山圖》無條件與臺北故宮後八分之七《無用師卷》合璧——又是庚寅年。